「股票配资门户」鲁证万泰FOF产品5亿亏损真相揭秘 鲁证期货违规违

  高管受贿在庭审中,鲁证期货的孟姓高管在公开作证时向法庭承认鲁证期货公司包括自己在内的三名高管共同收受了深圳前海国安有限公司(当时知名的股票配资中介)240万元的巨额贿赂,却矢口否认鲁证期货公司决策层知道9.36亿元的巨额资金将投资于股票配资。鲁证期货在庭审中称鲁证期货只知道底层资金将用于投资股票却不知道底层资金将用于投资股票配资,FOF项下基金投资给多喜爱股票用于配资是公司一名赵姓员工挪用资金犯罪所为。该赵姓员工称,自己的职级没有任何资金支配权,不可能绕过公司七八个部门,数十个同事擅自将9.36亿的资金挪作他用;公司高管收受配资公司贿赂,不可能不知道资金用于股票配资;鲁证期货在浦发银行全国各分行的路演都宣传将资金投资于股票配资,否则直接投资股票不可能全国宣传“类固定收益”。

  开庭审理从2018年12月多喜爱股价暴跌至今已经过去了两年多的的时间,时间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据知情者称,鲁证期货所涉及的刑事案件已于2020年12月初和2021年1月中旬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次公开开庭审理,目前正在等待法庭的判决。案件涉及五个罪名,分别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挪用资金罪、操纵证券市场罪和洗钱罪。
  然而让投资者和管理者预料不到的是,2018年12月底,产品净值突然跳水。《清算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三、五、六、七期的资管产品净值分别为0.424元、0.7420元、0.8296元和0.8493元。从投资人提供给《红周刊》的《关于鲁证万泰FOF五期资产管理计划净值的说明》文件显示,对于净值的大幅跳水,鲁证期货解释称“因证券市场剧烈波动且所投资部分股票出现连续跌停、失去流动性等风险因素,导致私募产品触及止损线后无法及时止损,进而出现较大亏损”。
  但是,鲁证期货公司决策层却仍然“坦然”地坐在证人席和公权力的背后,以道德的名义要求法庭对被他们“踢”出来顶罪的中低层员工从重、从快判决!并借以免除公司对投资者的经济赔偿。他们凭什么!!!凭他们有着上市公司和国有股权的背景吗?还是凭着他们手中的政府资源?他们胆敢欺骗投资者、侵害投资者如同儿戏,就是因为他们以为控制公权力选择性取证就可以掩盖住真相,控制媒体不敢报道真相,就没有人会知道真相。就像很多的受贿案件须由行贿人揭露真相一样,揭露鲁证万泰产品巨亏的真相也要靠内部的深喉或者吹哨人。那个同样被鲁证期货决策层“玩弄于股掌之上”的赵姓员工选择说出真相,即使承担罪责也决不屈膝认罪,还有同样被指控的几位博士、硕士和海归的被告人。
  “通道”现身:
  赵姓员工在法庭上披露内容,与之前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内容基本一致,由于通过FOF5、6、7项下私募基金投资的底层股票配资集中在了多喜爱股票上,当多喜爱股价出现下跌波动时,依据鲁证期货的场外期权风控策略,资金使用方应及时买入场外期权以弥补私募基金的损失。但是在资金使用方出具了兜底协议,承诺将赔偿全部损失后。鲁证期货决策层明知FOF基金项下底层多喜爱股票持仓集中度早已超过5%,按证监会规定,鲁证期货需要公示一致行动人,但为避免个人的行政责任,拒绝向证监会报告也拒绝向私募基金和股民发公告披露,并且向私募子基金发出公函,要求强行减持限售股,导致多喜爱股票在各私募基金各自为政的情况下抛售股票发生踩踏,且无法向资金使用方索赔。导致投资损失的真正原因是,鲁证期货在投资者利益和决策层个人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为了个人的一官半职,集体作出了牺牲投资者利益的决策。并且在巨亏损发生后,鲁证期货决策层利用政府关系控制侦查机关选择性取证,掩盖投决会录音等能证明决策层责任的证据,拼凑歪曲证据、强词夺理,将全部责任推卸给鲁证期货内部根本没有决策职权的中下层员工顶罪。

  利益输送:
  鲁证期货在庭审时称其一直以为FOF系列资管计划,即投资给五家私募基金公司的九支私募基金是主动管理型,不是通道,是赵姓员工一方面欺骗鲁证期货以为私募基金是主动管理,让鲁证期货放弃了资金管理权;赵姓员工另一方面欺骗了私募基金,让私募基金以为该赵姓员工可以代表鲁证期货对投资资金进行控制。赵姓员工辩称,鲁证期货与九支私募基金之间唯一的约束文件就是基金合同,数百名专业投资共同经手的格式合同,不可能产生截然相反的两种理解,认为鲁证期货在歪曲事实和狡辩。
  在刑事案件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候,相信刑事案件法庭外的各位投资者除了关注投资的资金最终能不能保本保收益,更加关注欺骗和侵害投资者利益的“真凶”有没有伏法。本文发表后,不知道能够在鲁证期货的“删帖”攻势下能够存活多久。希望真相可以飞得久一些,让投资者有机会在迷雾中看得更清楚,不再被愚弄和欺骗;让监管机构有机会穿透执法,擒拿“真凶”;也真心希望法庭能够做出公正的判决。

  2018年3季度开始,骏胜晓旭1/2号、国亚金控汇信3号、涵德29号等基金开始进入多喜爱前十大流通股东。2018年12月初,上市公司发布权益变动公告称,上海骏胜已买入的股票数量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91%、国亚金控持有总股本的6.11%,两者构成举牌。其后,交易所下发关注函,要求相关公司给以解释。对此,上海骏胜在回复函中称,“我司作为产品通道方,以管理费形式收取通道费0.1%,未对产品进行任何推介募集,投资资金来源于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证期货“)管理的FOF产品,实际交易团队、投资者及托管方均由鲁证期货指定,我司仅与鲁证期货指定的联系人保持沟通,对于实际交易团队的成员、运作等信息并不了解。”而国亚金控也称,“我司于2018年2月6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成立并发行的‘国亚金控-汇信2号’和‘国亚金控-汇信3号’两只基金产品,通道产品管理费为0.1%,2018年6月5日起将管理费率调整至0.2%,两只基金产品成立募集过程中,我司并未对基金产品进行任何的对外推介和募集,产品投资人为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证期货’)发行管理的‘鲁证万泰FOF五期资产管理计划’”。然而其后不久,多喜爱股价出现了暴跌,上海骏胜等持股也遭到强制平仓。四期、五期投资人提供的《合同》也显示,“投资于一家上市公司所发行的股票,不得超过该上市公司总股本4.9%(含)。”而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的举牌行为已疑似违反了合同约定。2019年1月,证监会对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进行立案调查。
  场外期权除投资二级市场股票,鲁证万泰还参与了更加复杂的场外衍生品交易。国亚金控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透露,鲁证期货认可包括国亚金控汇信2号等9只私募基金开展场外期权交易,其中汇信2/3号的交易对手是渤海融盛资本、上海侨江金服,两家机构共支付权利金1.33亿元。国亚金控坦言,“这种交易的实质是通过场外期权交易的方式使‘国亚金控-汇信’系列基金产品净值不低于1元”。在这笔交易中,鲁证万泰投向的私募基金作为期权卖方,固然获得了不菲的期权费,,将净值维持在1元以上,但也承担了行权风险。除投资多喜爱外,鲁证期货的一份路演推介材料也显示,鲁证万泰FOF五期在分散投资于数只股票配资优先级产品的同时,“再通过卖出场外期权,获得类固定收益率”。而鲁证万泰FOF净值突然暴跌,是否与可能的场外期权行权有关呢?对此,是需要相关机构予以明确解释的。


  否认通道:
  高管公然受贿,投决会公开讨论行贿,无数次违规进行利益输送,欺骗投资人在法庭外串供作伪证,法庭审理展示出鲁证期货公司的管理已经混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正是这种管理上的混乱导致在多层嵌套的产品出现风险时,各种利益纠缠之下,无法迅速做出对投资者最有利的决策。鲁证期货公司的过错之大已经超越了过失,达到了故意的程度,其应当因为自身的过错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全部责任!

  真相揭秘:
  赵姓员工为证明鲁证期货转嫁给自身的行贿罪责任系单位犯罪,在法庭上播放了鲁证期货拒绝向法庭提供的投决会录音。录音显示,鲁证期货多名高管参与的公司投决会明知行贿是违法犯罪行为,为了促成业务仍然讨论默许的可能性。
  另有赵姓被告人在法庭上称,鲁证期货在案发后多次召开会议,由鲁证期货出庭的代理律师组织公司高管串供对外封锁消息和作伪证。鲁证期货刘姓高管在公开出庭作证时多次提到阅过案卷,法庭查明系鲁证期货代理律师违规将案卷出示给证人看,被合议庭批评。

  单位行贿?
  巨亏真相:

  背景:


  伪证:
  本文全部新内容来自法庭审理实况,真实性均可向法庭求证。


  暴雷:
  庭审中多笔事实涉及鲁证期货违反证监会规定,利用投资资金向投资者以外的人进行利益输送,如利用FOF六期、七期的收益通过投资顾问向汇佳资本支付150万元用于弥补汇佳资本在FOF一期的投资损失。山东省证监局因为鲁证期货违规进行利益输送、未及时向投资者披露风险,对其做出了行政处罚。
  思考和呐喊:

  2019年08月11日,《证券市场红周刊》记者惠凯发文《鲁证万泰巨亏之谜:抱团小盘股踩雷 客户、浦发、鲁证期货博弈至今》,报道了鲁证万泰FOF系列产品暴雷事件。主要内容为:2017年11月~2018年5月,鲁证期货先后发行了鲁证万泰FOF三/四/五/六/七期共5只资管计划,募集总规模约为13.5亿元,具体规模分别约为1.3亿元、1.6亿元、4.2亿元、3.4亿元和2.8亿元。鲁证万泰的代销和托管均由浦发银行负责。浦发银行均以“类固收”的名义向高净值客户推荐,譬如鲁证万泰FOF资管计划五期的业绩基准为6.2%。据鲁证期货的产品推介材料介绍,这里的“类固定收益资产”是资管计划通过信托和私募基金,最终成为“股票配资优先级产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部分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log.08dh.com/qhpz/7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