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90岁老股民的“炒股经”:全凭感觉

  口述人:汪存春 整理 本报记者 龚丹韵 实习生 沈阳

  八仙桥营业部关掉后,我改去金陵路附近的兴业证券公司。那时候矿业股都在猛涨,我就买西部矿业,价位才几元,买了几千股。这只股票我做得比较多,一直在买进卖出。看它涨到60元左右,最后又跌到十几元。兴业公司后来屏幕没了,我就去附近的君安,君安搬掉后就到现在的万国。

汪老先生每次的交割单都会留下。

  基本把股市当银行

  申万宏源证券公司广东路营业部,90岁高龄的股民汪存春淡定地看着屏幕上的股价显示。他家就住在附近的老式里弄,来证券营业部逛逛,是他退休后的一种生活方式。如果从解放前就亲历股市交易算起,汪存春的股龄已足够长。他自认为自己在股市赚到了些小钱,比周围的散户要好一些,问他秘诀是什么,他答,“全凭感觉”。

  最近一阵的股市,按我的经验判断,底部起来总要有一阵子,慢慢等吧。我一点都不焦虑。每天吃吃睏睏,日脚老好。

  我的乐趣主要就是炒股票。早上起来,先去浙江路小花园走走,9点左右去证券公司。中饭有时候回家吃,有时候在外面随便买点面包粽子。浙江路上有很多小店。也有几次里弄送饭上门,日子过得蛮自由。下午3点回家后,我爱听半导体里的戏曲评弹,看老娘舅、柏万青的节目。晚上9点多就睏觉了。偶尔睏觉前,想想明天是买进还是卖出。

  我从来没想过要靠股票赚大钱。退休工资每个月3000元左右,存够几万,就去买股票。家里留有万把块,子女让我存银行,我都放股市里了。我存折里现在有1万多元,不考虑太多,平时生活足够用。真要急用,股市里的钱也是可以拿出来的。可以说,我基本把股市当银行。

  那时候,阿爸赚得不多,也不亏,波动好像不大。偶尔,他会让我帮忙去柜台递单子。后来西藏路14号附近,有一家证券公司,“八·一三”淞沪抗战后,日本人打进来了,但这家证券公司还开着,阿爸照样去买股。具体买什么,我不太清楚。那时候我亲妈过世,后妈与阿爸刚结婚,我和家里的关系比较生疏。直到上海解放后,证券交易取消,阿爸才不炒股,但我不知道他的股票后来是怎样处理的。

  有一阵,我想卖掉一些股票,给家里买几根金条,但子女说不用,不如我自己放在股市赚钱。我看他们不热心,就算了。

  这位老股民的心态也特别好,从未因股票下跌而茶饭不思,每天乐呵呵地过着日子,就算经历暴跌,他也是一句“无所谓”。

  我帮阿爸递单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部分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s://blog.08dh.com/gpmh/6679.html